【BASELWORLD 2019专题报导】錶展总览:未能尽如

「今年你感觉怎幺样?」这是我去现场採访遇到每个同业的第一句问候。从3月20日中午开放媒体入场后,过去各家媒体第一时间直冲劳力士与百达翡丽抢先看新品的盛况依旧,但很明显地会感觉到媒体数变少了。甚至在当天我走上二楼,还有些品牌直接打上「休战牌」,展馆连灯都还没亮(虽然说时间点上錶展仍未正式开始,但这种情形很少见)。

今年的巴塞尔錶展人潮相对变少了,根据官方数据表示,比起去年参观人数少了22%。

展场空间临时新面貌,明年将再一次重新规划

正如同之前我们展前报导过的【钟錶专题】未知中的已知!有关2019巴塞尔錶展已经发生的5件事,今年的巴塞尔錶展在少了SWATCH集团以及众多品牌参与,整个展馆的配置有很大的变动,而且事后根据大会官方表示,由于去年SWATCH集团原本就已付了租金,但后来走的匆促,临时也已无法再做调整,因此相同的位子便成了媒体中心以及餐厅。

门面还是由LVMH集团的宝格丽跟豪雅坐镇。这是原本SWATCH集团旗下宝玑、宝珀的位子,如今右侧变成媒体中心,左侧则是餐厅,空旷许多。

其实媒体中心的设立在同业间受到一致好评,但如果从参观者的角度来看,当看完前半段的品牌后,马上就接着一个好大的空档:一边是媒体中心,另一侧则是餐厅,而且有部分是百年灵包下的,消费者也进不了,一边在打电脑、一边在用餐,感觉其实很奇怪。走到百年灵展馆的后方,则有ORIS、宝齐莱等品牌,同一区块还有今年新增加的特别展览区,摆上数量经典车款来填补空缺,然而由于位置偏僻,相对之下人潮稀疏有些冷清。不过官方大会也宣布,明年在整体空间上仍会有所更动,像是媒体中心的精华区还是会留给参展品牌(好吧,私心希望不要移太远)。

布局2020年,着重数位化体验空间

早从SWATCH集团宣布离开,到后来有许多品牌也陆续跟进,当时巴塞尔錶展主办单位就受到来自四面八方要求检讨的声浪,除了从展馆规划到高昂租金,乃至于同一时间周遭高昂的旅费,都成为迫切需要改革的目标。而在今年我们确实有看到大会作出回应,虽然品牌参展数最后来到约520家,比起去年还是略为减少,不过在其他规划安排上,除了像刚刚提到的媒体中心与餐厅,又或者是把独立製錶师品牌齐聚在一起,给它们Hall 1一个独立的空间,都看得出主办方想要改变的诚意。

巴塞尔錶展主办单位在3/26闭展日当天举办大型记者会,宣告2020年后的布局与策略。

不仅如此,今年巴塞尔錶展主办单位更破天荒地在展期最后一天(3/26)中午举办一场记者会,以「you spoke, we listened」的低姿态,向现场媒体与参展商宣告2020年后的布局。巴塞尔錶展董事总经理Michel Loris-Melikoff提出一项为期三年的策略与改革,2020年的錶展将增加举办活动的区域、AR或VR的展示空间、更便利的App以及体验平台等,且根据品牌所在展馆与区块的不同,租金将降价10%~30%不等。

更重要的是巴塞尔錶展在2020年将重启Hall 2展馆,并以数位与创新为主题,像是智慧型手錶或配戴装置等品牌将自成展区;大会更强调将积极互动空间,藉此去接触这些末端消费者。而众所皆知2020年巴塞尔錶展将紧接着在SIHH后举办,两个錶展的举办时间更将移到4月底5月初,Michel Loris-Melikoff说道,这是考量到1月是珠宝品牌的年度末,2月卡到中国农曆年,3月还有车展,当中还包括复活节,在种种考量之下,才会把錶展时间移到4月底5月初。採访期间我也问了一些品牌的想法,有些当然乐见其成,不过有的人则是这个时间点很尴尬,经销商下单时间往后延,代表手錶将更晚交到消费者手中。

不见顶级複杂功能,取而代之的是色彩缤纷的小改款

这次巴塞尔錶展内,更大胆的面盘颜色成了各家重点。百达翡丽在海底探险家上推出绿色面,之前百达翡丽仅在女錶上出过绿面。

2019年巴塞尔錶展内有非常多品牌虽然仅推出小改款,但透过材质的不同和面盘颜色的变化,创作出许多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另一方面,对比前两年大家都在延伸拓展入门级距的现象,在今年有许多品牌反而是拉高定位,像是豪雅与ZENITH主打的錶款就是例子。运动錶当然还是錶展主流,有趣的是今年有些品牌反而开始把尺寸做小;而複杂功能虽不像SIHH当时那样大錶齐飞,不过品牌也透过联名或主题包装,让这些实卖的款式兼具话题性。

ZENITH在2017年发表的Defy Lab概念錶,今年总算量产,定价为61万元。

我们将在接下来带来2019年巴塞尔錶展系列专题,除了介绍錶展内的成员之外,也将带入其它在展外的品牌,尤其接下来除了5月SWATCH集团旗下的高端品牌(欧米茄以上)将联合举办展览之外,中价位的入门品牌像是天梭、美度与雷达等,也将在4、5月陆续发表年度新品。敬请锁定《镜錶誌》的官网与粉丝专页,我们将带来更多更详细的报导。